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幸福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作者:刘俊杰  发布时间:2017-08-28 09:33:09 打印 字号: | |
  立秋了,尽管还没有出伏,但已经明显感觉到凉意。虫叫鸟鸣、砖石瓦砾、地里的庄稼都有了秋天的味道,尤其是在周日清晨这场淅淅沥沥的秋雨过后,天高气爽,云淡风轻,秋天是真的来了。

  6 点半准时醒来,照例将清晨的问候编发到官方微博。忙完手头的工作,我躺在松软的沙发上,听着窗外雨花迸溅的声音,迷迷糊糊又睡着了。梦里,我又回到了老家的小院。

  那还是一个冬天的早晨,大雪初霁,一轮暖阳对着银装素裹的大地透着浅浅的笑意。“刷、刷、刷”,扫帚一下一下拂过台阶、道路、花圃,那是我爸正在院子里扫雪。我的妈妈在厨房忙活一家人的早餐——摊煎饼。又脆又干的麦秸草在炉灶里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鏊子上,一张黄澄澄的煎饼散发的香味瞬间溢满了整个院子。朦胧中,我听到我爸和我妈轻声聊着话,貌似在说昨夜的雪下得太大,今天 15 路公交车可能不通了,待会送我到学校……屋里可真暖和啊,我懒洋洋地翻了个身,继续睡。我清晰地听到爸爸把扫帚放在地上的声音,推开屋门的声音,还有那熟悉的脚步声……爸爸那双苍老的大手帮我轻轻掖了掖被角就离开了。我听到爸爸一边咳嗽,一边往客厅煤炉里添煤。不一会儿,屋里就变得暖烘烘的……

  我一下子醒来,发现泪水把沙发的一角给打湿了。幸福是什么?曾经我也有过疑惑。现在我已过而立之年,爸爸也在四年前走了,我这才体会到一家人扎扎实实生活在一起,就是幸福。幸福很容易被我们忽略,幸福根本不需要惊天地泣鬼神,一个个平凡安宁的小日子就是幸福。

  那时候的日子很慢,很简单,也很深刻,好像一碟妈妈做的炸花生,越嚼越有味儿。记忆里,幸福的日子总离不了住在邻村的姥姥。那天的阳光很高,空中时而飘过几朵软绵绵的云朵。一大早,院子里就飘着若有若无的洗衣粉的香味,那是妈妈去河边漂洗的预备过冬的衣裳。奇怪的是,妈妈还在院子里铺了一块平整的大帆布,帆布旁边有一个小笸箩,里面装着针、线、顶针和一副老花镜。

  吃完早饭,院子里响起了轰隆隆的摩托声,我趴在窗沿往外瞧,“姥姥和小姨来了!”我迫不及待下了炕,在姥姥的怀抱中撒着娇。我看到妈妈把上周洗过的被里、 被套都拿出来了,小姨帮忙把棉花运到院子里去。她们把被里铺在帆布上,再往被里上铺一层棉花,最上面覆上被套,我看到她们穿针走线,目光专注而清亮。她们一边缝被子,一边聊着家长里短。我最稀罕姥姥跟我说她在地里看瓜时碰见的一个特别漂亮的狐仙……姥姥带着一副老花镜,苍白蓬松的头发好像门前盛开的金丝菊花。晒着秋日的阳光,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觉着被子上都有一股秋日暖阳的味道。

  那时我表姐还活着,她只比我大五岁,脾气特别好,从来没见她生过气。每年暑假,我们俩挤在姥姥家的小床上,说着悄悄话。有时她也跟我讲自己学校里的事儿,稀松平常,但她讲出来都特别有意思。我和表姐关系很要好,后来她参加工作,赚的第一个月工资就给我瘫痪在床的姥爷买了药,还给我买了一条漂亮的蓝裙子。那时候,我正是爱美的年纪,恨不得每天都穿着这条裙子。可惜后来没过多久,表姐因为意外才二十来岁就走了。正是青春好年华,她却走得那样匆忙,局促而忧伤。经不住光阴流转,表姐的样子也日渐模糊,衣橱里那条蓝裙子衣袂飘飘,成为我一个人听窗外寒风的记忆。

  日子越攒越多,越过越快,直到那年我上大学。在大学里我一直忙着上课、做家教、打工,稍微得闲就泡图书馆,日子忙碌而充实。一个夏日午后,从图书馆借完书,准备回宿舍,本来晴好的天却下起了不小的雨。没带雨伞,只好抱着书,站在图书馆门前等着雨停,雨却越下越大了。过了好一会儿,一个男生走过来说,“同学,要不要一起走?” 眼前这个男生看上去只是觉得眼熟,感觉应该是一个学院但不同系的。再等下去,不知道雨何时能停,一会儿还要赶去做家教,我便没有推辞。教学区和宿舍区距离不近,这段路,我们走了很久,也简单聊了几句,算是相互认识了。到了宿舍楼下,男生右侧的衣服全都淋湿了。后来,在教学楼、食堂、图书馆,我们总是不期而遇,这也慢慢变成了我心里的一点小期盼、小幸福……从那次雨中相遇到现在,十二年的相濡以沫,虽然两个人在一起偶尔磕磕绊绊,好在走过风风雨雨,你我还是在一起。

  你看,幸福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只是我没有看见罢了。
责任编辑:山东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