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湖泊与光
作者:李新军  发布时间:2017-06-13 08:51:00 打印 字号: | |
  黑夜里储藏着一切的光芒,它们含而不露,随时接受黎明的洗礼。

  站在水泊边,我可以看到流动的光,从不远的地方匍匐着,偶尔在水鸟戛然而止的啼鸣里,像隐约活跃的大地经脉。光是活的,它只是以某种方式嵌进夜幕,等待天地开合。

  我们的目光,被丢弃进黑夜,它走不多远。鱼钩在水里漂浮,它也走不多远。它知道人的期待与耐心都是暂时的,人撕不开夜的黑,再多的目光也撕不开,只能像抛在水里的钓线,凭借敏锐感觉获悉水中有无大鱼游动。

  春天,我喜欢到湖畔简陋的小酒馆里,挑三五样时鲜野蔬,比如槐花蒿芽蒲公英之类,蒸氽凉拌,或者看到有从网箔里刚捞出的鱼虾,借以油煎炖煮,然后松懈自己紧绷的神经,将懒惰与矫情注入身体。懒惰与矫情是人类共有的身体特性,它本身没有错,错的是我们用错了时间与地点。在闲散的湖畔栖居里,懒惰是大自然最有用的健康生活状态,而矫情就是自我体察的诗意与浪漫。凭栏小酌,望断夜空,需要的就是神思与身体的彻底放松。桌上的酒肴,是打捞上来的光,它们规矩地盛放在盘碗里,作为我投射的目光下的标本。

  闪电是天空的眼神,湖泊是大地的眼神。跃出水面的鱼,是我的眼神。

  独自离开杯盘狼藉的酒桌,到水泽边盘膝而坐,不用闭上眼睛,暗夜给了我光明,我的思维就是透亮的鱼饵随波逐流,它越走越远,直达光的深处。

  我被夜色里闪烁的光俘虏了。我听到有声音从光里发出,而周围逐渐沉入寂寥之中,这神性的夜晚,水鸟绝对在不远处眨着眼睛,它审视着我,以及这里的一切。
责任编辑:山东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