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让失信者无处可逃
济南法院多措并举全力破解执行难
作者:袁粼  发布时间:2017-04-27 09:54:47 打印 字号: | |
  “有情况!”在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的远程监控画面上,一处被查封拍卖的房产里突然闪出个人影。经过执行法官仔细辨认,这正是声称“在外地治病”、拒不腾房的被执行人李某。通过“电子眼”监控固定证据后,执行法官立刻赶到现场,将正要离开的李某堵个正着,并顺利执结该案。

  近年来,面对被执行人层出不穷的“耍赖”招式,济南法院发起了越来越猛烈的执行攻势:录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限制高消费、网络查控、给被执行人物品安装“电子眼”……正是这些措施的有效运用,促使大量案件快速执结,让失信被执行人无处可逃。

  据统计,2016 年济南法院执结各类案件27952件,标的额151.97亿元,截至去年底已将 85996名被执行个人、 18152家被执行单位录入失信名单库,并限制高消费。

  纳入失信名单,失信者主动还钱

  2013 年,来自聊城的小潘用多年的积蓄在济南开了一家装修店,生意还算红火。其间,小潘与多家原材料供应商有过合作,其中就包括做木门生意的小王。供货后,小王基本能按时收到货款,便有了长期合作的打算。2015年,受房价波动的影响,济南装修行业进入寒冬期,小潘的装修店也不能幸免,拖欠小王的两万元货款也迟迟未付。多次催要无果后,小王将小潘告上法庭,经过两次开庭审理,小王终于拿到济南槐荫区法院支持他诉求的判决,但小潘总以各种借口拖延赔偿。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法官第一时间找到小潘,为他辨法析理,小潘承诺次日就将欠款交到法院。让人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小潘将店门一关,带着行李回了聊城老家,自此音讯全无。执行法官便依法将其录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

  自从找不到小潘后,小王就对要回被拖欠的两万元货款没了信心。没想到几天后,执行法官打来电话,小潘居然把欠款如数交到法院了!半信半疑的小王立刻赶到法院,果然从法官手里拿到了两万元执行款,不由惊喜万分。

  原来,小潘离开济南后以为可以躲避执行,还在老家又办理了一笔银行贷款打算“再创业”。谁曾想自己上了失信“黑名单”,银行在办理贷款审核时恰好发现了小潘的失信记录,暂停了他的申请。着急万分的小潘这才主动找到槐荫法院,表示马上将欠款送过去,希望法院能尽快将他从“黑名单”中除名,以保证贷款的顺利发放。

  近年来,济南法院多措并举强化失信惩戒措施,除了认真落实失信名单制度,还通过官方微博、微信,济南电视台和市文明委“红黑榜”定期向社会公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对特殊主体被执行人,依法向其主管部门或上级单位通报。截至目前,已有8000多济南籍失信被执行人履行了执行内容。

  信息化助力,执行更快更透明

  2016年11月15日上午,济南中院执行二庭的法官们赶赴淄博市博山区执行一起腾房查封案件。与此同时,执行现场的画面通过执法记录仪,实时传送至济南中院的执行指挥中心。

  案件执行过程中,由于查封房产为一家酒店,牵涉职工善后和其他债权人利益而被长期占据。 针对出现的情况,执行指挥中心根据实时传回的现场画面分析研判,及时下达指令,调度指挥。最终,经过5个小时的清点、查封、委托保管,执行法官将涉案房产交付申请执行人,圆满完成了此次异地执行任务。

  一直以来,被执行人难找、被执行财产难查以及规避执行、执行财产难变现等问题是法院执行工作的难点。现在,信息化技术的高效运用,为破解这些长期以来的司法难题提供了强大武器。

  “又冻住一个!”走进济南中院执行指挥中心,该院执行法官武冀东兴奋地喊道。就在几分钟前,武冀东通过网络执行查控平台在中国工商银行查到一笔执行款,提交冻结申请后仅用了4秒钟即收到银行反馈,被执行人的150万元资金冻结成功。

  在他旁边,法官潘志刚正在电脑前忙碌着,他要通过“网络执行查控平台”申请查询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很快,潘志刚就将一笔存在浙江省苍南县某银行的执行款扣划到了济南中院执行账户。

  “要在以前,必须法官亲自到银行跑一趟,费时费力不说,到最后还不一定能准确地扣住。用查控平台更快更省事了。”潘志刚说,通过查控平台冻结、扣划被执行人资金,为解决执行难问题迈出了实质性一步。

  发出人身保护令,被执行人终腾房

  张大爷今年九十多岁了,虽然没有亲生子女,但一辈子教书育人,不少学生都住在一个院儿里。他还有一个养子,一起生活了多年,之前张大爷生病时,养子对他也算多有照顾。都说“升米恩,斗米仇”,为了养父唯一的房子,六十多岁的养子却将年过九旬的养父一次次赶出家门。

最早知道养子张某将自己的房产证偷偷拿去办了抵押的时候,张大爷虽然生气,但顾念亲情仍想与养子好好谈一谈。谁料张某却不按常理出牌,理直气壮地闹翻后干脆将老爷子赶走了。一辈子就这一套单位分房的老人,只能去自己的侄子家寻个落脚的地方。

  愤怒的家人帮老人将养子告上了法庭,在审判过程中,张某却多次说自己有病,一开庭就晕倒,被120直接拉到了医院。因为张大爷已经九十多岁了,一审、二审的审判时间会拖得很长,为了保障张大爷的权益,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就根据去年3月刚刚施行的《反家暴法》裁定作出了人身安全保护令,责令被申请人张某迁出申请人张大爷的住所。

  执行保护令的当天上午,法院联合医院、公安、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共同为张大爷完成了腾房。张大爷看着老房子哽咽地说:“没想到还能回到自己的家。”

  不料,当天下午发生了意外,刚被迁出去的养子拿着锤子回来,把门锁砸烂后,再次把老爷子赶了出去。法院随后作出了拘留决定,可拘留决定书还没宣读,张某就“晕倒”了。到了医院后,医生经检查确认张某没病,张某却坚决不走。了解情况后,法官表示,“就算在病床上也要宣布拘留决定”。第二天,带着拘留决定书来到医院的执行人员却发现,张某已经偷偷溜了。

  之后,公安部门对在逃的张某进行了网上追逃,两个月前烟台公安将其逮捕归案。目前,这起拒执案件的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责任编辑:山东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