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有1% 的希望就付出100% 的努力
东阿法院开展集中执行活动见闻
作者:王希玉 沈焕平  发布时间:2017-04-27 09:51:16 打印 字号: | |
  “郭某某,在家吗?请开门。”4月11日清晨六点,东阿县人民法院执行干警便来到了辖区鱼山村,拉开了4月份该院第一次集中执行活动的序幕。按照前一天规划好的人员分配和路线,近 30名执行干警开始了一天的执行工作。据了解,此次活动共有25件案子需要执行,大部分集中在老聊华路以南的单庄乡、 姜楼镇、 刘集镇等乡镇的各个村。

  集中执行活动开局并不顺利。第一个被执行人的家门干警们都没能进去,这个时间点,大门紧闭,透过门缝往里看,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声音。“这个人应该是出去打工了,我们来找过很多次,都没结果。”该院执行局局长秦明说。之后,执行干警又去了三四个被执行人的家,被执行人都不在家,只有老人、妇女、孩子。而面对执行干警的询问,他们一无所知,或者说知而不答,只说被执行人不在家,不知道啥时候回家,也不知道到底欠了什么债。

  这些仅有老弱妇孺在家的家庭大部分都家徒四壁,有的被执行人甚至派自己幼小的孩子出来与执行干警谈判。在一个叫大店子的村里,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就被妈妈派出来沟通。 穿过门缝,执行干警们看到一个小男孩穿着棉袄与执行干警交谈,他的眼神中没有胆怯、没有羞涩,只有纯净和可爱。听到要找他的妈妈,小男孩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否应该转过身去找妈妈。交谈了很久,他的妈妈终于忍不住来开门了,不管问什么都不回答,只说她的丈夫只有农忙时节才回来。环顾四周,一座土坯房子里,家徒四壁,窗户上也没有玻璃,小男孩直勾勾地看着这帮不知来干啥的人。

  看到这种情况,被执行人又不在家,执行干警交代了几句后,无奈只能离开。秦明说:“贫困的被执行人有很多很多,我们见得多了。曾经去过一个被执行人家中,他的儿子脑瘫了十几年,自己干农活又不小心弄断了腿。看到这种情况,我们的执行干警都想救济这一家人,更别说能执行上来什么财物了。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我院有司法救助金,主要是为救济执行申请人,这些执行申请人都是因为被执行人家庭太困难,没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近三年来,我院共发放司法救助金13户45万元,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在一上午的执行活动中,执行干警发现有一部分案件都涉及贷款担保问题,贷款人无力偿还银行贷款,担保人要承担还款责任。在执行干警寻找到担保人后,大部分担保人都一脸怨气。沙窝村一名叫王某某的被执行人,身体残疾,看到执行干警走过去,不跑也不躲,理直气壮地说:“你们不找贷款人,找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贷款。作为残疾人,我什么都没有,胳膊没有了,儿子上学都没有学费,你们要拘留就拘留,反正我就是一个残疾人”。看着他家的院落里停着一辆汽车,执行干警便问车是谁的。王某某说是前妻的。在与其交谈的过程中,一个女人一直在用手机录像,那便是他所谓的“前妻”。“其实,很多人都像他一样,为逃避还款义务,与妻子办离婚,把车、房子等一切财产都放到妻子名下,而这个‘前妻’就离婚不离家,两口子依然一起生活,只是没有法律上的夫妻关系了。农村的担保人,只知道签字,却不知道签字背后所承担的法律责任。他们认为,只有借款人承担还款责任,自己只是做了担保,却不明白担保的意义何在。”该院执行局办公室主任孙玉庆这样说。

  “ 一个村可能存在很多个被执行人,他们也许是同一个案子的被执行人,也可能是不同案子的被执行人。”秦明说。在一个叫大店子的村里,执行干警去了好多户人家,当走到一户被执行人家门口发现开着门的时候,心中大喜,总算有开门的了,不料一个拿着门锁的人跟执行干警说:“这家没人,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他之前告诉我让我帮着锁门,所以我是来帮忙锁门的邻居”。执行干警进屋一看,确实没人,但锅里还冒着热气,说明此人刚刚离开,也许就是看到法院在村子里执行另一案件的时候先跑掉了。

  “ 这种情况很多,所以我们经常穿便衣,可是我们的执行警车停在村里也很醒目,多多少少也会‘打草惊蛇’。”秦明说。

  六点出发,一直到九点半,执行干警才吃上了早饭。早餐摊老板笑盈盈地说:“你们又来了。”每人一个烧饼、一碗豆腐脑,五六分钟便解决了早餐。一直到中午12点15 分,一行人才往回走,食堂的饭已经凉了。辛苦了6个小时,扒几口午饭,小憩一个小时,就又要去执行今天剩余的十几件案子了。

  东阿法院每个月都有几次这样的集中执行活动,这样的执行节奏干警们已经习惯了。一上午的集中执行并不是一无所获:一个名叫翟某某的被执行人当场交了一万元的执行款;一个名叫李某某的被执行人承诺下周一之前交上剩余款项,并签订了执行和解书;从几个被执行人身上搜到8张银行卡;还拘留了2个被执行人。

  执行干警们说:“ 早起没关系,吃不上饭也没关系,被辱骂、被误解也没关系,我们在意的是找不到被执行人。即使有了先进的全国‘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 执行指挥调度平台、车载及手持单兵设备,我们依然面临着人难找的尴尬境地。即便可能一上午执行来的款项并不多,但总比执行不来强,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责任编辑:山东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