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作者:□李真  发布时间:2017-04-27 09:42:23 打印 字号: | |
  在我的办公桌上,一盆仙客来正在美丽地绽放,朵朵红色的花朵像一个个灿烂的笑容。办公桌上的笔筒,小苹果形状的音箱,方方正正的电脑,它们安静地站在我的书桌上,默默无声。还有一只瓷小狗像一个忠诚卫士守护着我的书桌,静静地看着我。

  有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但我认为无需言语,无需表达,只是“我在”就足够义气和深情。春日的暖风,夏日的骄阳,秋日的晴空,冬天的瑞雪,在轮回里从未离开过我们,在每一个刹那、每一个顺畅的呼吸里,它们都在。而习以为常的我们总以为一切都理所当然,所以看不见微风的舞蹈,听不见花开的声音。曾同一位盲人交谈,我小心翼翼地问他:“因为你眼睛的限制,促使你的听觉异常敏锐,也是另一种收获吧?”他说:“不,我也看得见,我能见的本性从未消失,只是你们看到的和我不同,你们看到的是多彩的世界,而我看到的是黑暗。”

  禅寺的钟声响了,一声又一声,唤醒尘世的迷梦,呼唤红尘的游子回家。慈悲的老师父问徒弟:“你听到钟声了吗?”徒弟答:“当然听到了。”钟声停了。师父又问:“你听到了吗?”徒弟答:“听不到。”师父拧起徒弟的耳朵,又问:“你听到了吗?”徒弟恍然大悟:“我听到了,因为听闻的本性一直都在,我听到了除钟声以外的任何声音,包括寂静。”

  滔滔的河水流淌,常想起孔子的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每念诵到这一句,心里就莫名涌起一种悲哀和忧郁的感叹。同伴似乎察觉到了我内心的情绪,用清冽的眼神看着我,问我:“你的灵魂有皱纹吗?二十年前咱们看到的河流和今天我们看到的河流有不同吗?你能见的本性因为二十年的光阴长皱纹了吗?”我又一次蓦然伫立,似乎刹那间走过了一个长长的轮回。

  原来一切都在,不曾远离。与万物为侣的人是谁?我想那一定是与万物本就是一体的人,那该是多么伟大而慈悲的存在啊!感恩一切的存在,感恩一切多情的陪伴。祝福一切的生灵都祥和安宁。
责任编辑:山东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