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三把钥匙
作者:□赵忆楠  发布时间:2017-04-17 10:00:36 打印 字号: | |
  早上六点,天色忽明忽暗,“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昨天下午下班时,慕庭长问我,“明天周末了,有事吗?”我说,“没啥事”。他说,“那好,你和老马随我回老家参加一个‘ 4+2 ’会谈”。

  上午八点,我们三人骑自行车上了路。老慕老家是一个叫东旮旯的山村。 老慕是法院民庭庭长,他自认官不大,但在老家可不得了,都认为他是个人物,人热心,办事又公道,哪家扒不开麻都爱找他说道说道。他也从不嫌麻烦,只要一介入,很多疙瘩都能解开。我们三人边骑边聊,老慕说了所谓“ 4+2 ”会谈的原委。

  半月以前,是个好日子,本家族一侄子订婚,按排行侄子他爹比老慕大几岁,老慕一直喊他爹二哥。侄子在镇司法所工作,对象在镇中心小学任教,二人可说是郎才女貌,两家也很满意。订婚那天,风和日丽,按老家陈规,老慕他二哥摆了八桌,院子里四桌,院外四桌,这叫四平八稳、双喜临门。没想到,酒过两巡,出了差错。村南头丁四开一辆拖拉机,车上装着一车树苗从街上经过,没想到树枝挂到饭桌上的篷布,一连串扯了过去,盆盆碗碗撒了一地,不知谁喊“ 扯了扯了址了”……这一弄,女方家的人不满意了,认为是不祥之兆,撂下筷子,离席撤了,怎么劝也劝不住。老慕二哥自认窝囊,一病不起。孩子也没了主意,无精打采。

  事发后老家来人找老慕,让他解这个结。还甭说,老慕接连跑了几趟,还真管用,这不今天趁热打铁,又让老马出山,召开所谓“ 4+2”会谈,把结彻底打开。原来,老慕先把侄子和他女友叫到一块,探探二人的态度。两人根本没把那事当回事,都怨当老的多事,订婚就是形式,搞不搞都没关系,都啥年代了。这一说老慕心里有了底。然后,老慕又找来丁四,板着脸训了起来:“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亲’,人家订婚这么大的事,你毛手毛脚不多长个眼,把人家的喜事给搅了,听说你还不认这个错。这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处理不好,一来落个坏人之美的名声,二来真打起官司,你也得赔偿人家的损失”。老慕一席话,说得丁四耷拉了头。老慕见有效果,乘势而进,“我看你也不是故意的,这样吧,周六你再过来,装上一千块钱红包,权当结婚的喜礼吧”。

  三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到了老慕的老家。进了家门,好不热闹,杀鸡的杀鸡,择菜的择菜,像过节一样。事先约的人都来了,老慕把二哥和准亲家叫到一块,开门见山地讲了起来:“上次出了那事,我也拿捏不准,专门请教了老马。老马何许人也,他可是县里名人,能掐会算,能卜能测,身兼红白理事会会长”。老马坐在一边听得一头雾水,愣了一会狡黠地笑了,又端直身子,显出沉思的样子。老慕接着说:“老马听了这事,又查了俩孩子生辰八字,得出明确结论,俩孩子情笃缘深,终身不分,白头偕老,幸福一生。”老慕后四句话,一句一顿,听着有一种庄重感、神圣感。俩准亲家听了也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敬佩地把目光投向了老马。老马很配合地点了点头。老慕见水到渠成,便继续扩大战果,“如各位没意见,今天就算俩孩子订婚续集,正式确定下来,丁四这孩子很懂事,今天也来了,还提前把喜礼送来了”。丁四嘿嘿一笑,不失时机地把红包塞进侄子手里。厨房里滋滋啦啦响了起来,院子里洋溢着佳肴的香味,老慕招呼大家入座,推杯换盏,热闹起来……

  在回城的路上,三人都很兴奋。老慕很有成就感地总结道:“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这次我用了三把钥匙,一把是法,打开了丁四这把锁;一把是情,打开了俩孩子这把锁;一把是理,打开了俩亲家这把锁,干咱这行,光用法还是不够的。”
责任编辑:山东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