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虎头帽奶奶心
作者:王家安  发布时间:2017-01-04 15:58:14 打印 字号: | |
  初秋又高又远的天空一尘不染,几丝白云静静地飘浮成人们悠远的思绪。村口大槐树的叶子绿得正浓,浓得那么厚重而深沉,厚重到颇有力度的清风都无法将其摇动。篱笆外几十株向日葵把黄得耀眼的脸盘努力地朝向太阳的方向,因为籽实渐饱,稍不努力,就只能低下高贵的头。一盘石碾,如盘踞在村口的青龙,护佑着村民平和而富足的日子。

  满头银丝的奶奶静静地坐在碾台旁,坐成石碾的模样。碾台上的针线笸箩是她初嫁时的嫁妆,虽然破旧但铭刻着奶奶勤俭持家的深深印记。笸箩里花花绿绿的丝线缠绕成她一生缠绵而悠长的幸福。老花镜放大了她曾经美丽的瞳仁,也放大着她手中虎头帽上那美丽的纹饰。

  奶奶手中的虎头帽已近完工,她一边精心地缝制着,一边仔细地端详着,她赋予了虎头帽以生命,更赋予了它灵魂。一男一女两个邻家的孩子被这精美的虎头帽所吸引,一改调皮的天性,眼中充满了好奇。头戴红花的女孩蹲在奶奶脚边,两手托腮,把奶奶手中的虎头帽深深地印在自己的眸子里。男孩子站在身后一声不响,他似乎觉得奶奶的双手就是手法多变的魔手,手中的虎头帽就是他稚嫩的眼中见过的最精美的宝贝。一条不大的黄狗好像不情愿被两个孩子忽略,来来回回地骚扰着二位小主人,见两个孩子不为所动,自己也便落寞地趴在了奶奶的脚边。

  虎头帽是沂蒙山区儿童服饰中典型的童帽式样,同虎头鞋、虎围嘴、虎兜肚等一道,构成一道靓丽的风景,把山区儿童装扮得虎虎生威。帽子是一身之冠首,因此在所有的服饰中显得尤其重要,一定是奶奶、姥姥、妈妈们最为重视的部分。所以,制作虎头帽便是沂蒙山区妇女最为神圣的女红,仅次于为自己缝制的嫁衣。母亲传给女儿,女儿再传给自己的女儿,如此手手相传,连绵不断。一针一线,都倾注着对孩子健康成长的拳拳爱意;一针一线,都饱含着对孩子长大成材的浓浓祝福,穿针引线之间便连缀起了一个家族的根深叶茂、源远流长。

  虎头帽在我国大部分地区都有着不同形式的传承。它源于中华民族的虎图腾,其代表的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蕴涵着辉煌灿烂的中华民族密码。而作为一种濒临失传的民间艺术,它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民俗故事和小说中,被赋予了一层神秘的光环。

  农耕文明是中华大地的主流文明。世世代代的人们在向大自然索取生存和发展所需物质资料的过程中历经了千辛万苦。因此,敬畏自然、崇尚自然便成为华夏民族的优良传统。在人们对自然的敬畏之中,对威震灾难的象征物和神力形式膜拜有加,于是便有了对龙的崇拜和对虎的敬畏。虎,作为积极对抗邪恶的象征物,被人们认作庇护神,有虎在就可以阻挡一切灾难。虎图腾从众多震灾祛邪的崇拜中传承至今,并慢慢演化成一种信仰,逐渐渗透到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里。把老虎的形象制作成服饰鞋帽穿戴在孩子们的身上,就承载起了佑护孩子健康成长的美好祝福,并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文化现象。

  虎头帽是一门工序复杂的传统手工艺,做一顶虎头帽需“剪、贴、插、刺、缝、绣”等数十道工序,往往要几天时间才能完成。沂蒙山区的虎头帽一般以黑色为主色调,代表着老虎的威严;眉眼口鼻可根据自己的喜好愿望来设计,用自己喜爱的各色花线绣制而成。这也是每位巧手制作出的虎头帽都独具特色的原因。虽然在形式上会相互取长补短,但都各自蕴涵着独有的情感与寄托,便形成了共同的审美情趣与丰富多彩的个性特征。

  虽然虎头帽在精神层面上蕴涵着对孩子的情感寄托,但从实用层面上还是以御寒保暖为主。奶奶正缝制的虎头帽就是这样一件既美观又实用的艺术品。奶奶先根据孩子的头型用黑色布料剪裁缝制成帽子的主体部分,这一部分非常重要,关系到成品后戴着好看不好看、舒服不舒服。而后便是装饰眼耳鼻口等部位。大凡称得上艺术的,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夸张,虎头帽也不例外,它的五官夸张得可爱。首先它有一双眼角上翘的圆眼睛;眉毛如两片带花边的绿叶;鼻子最为可爱,肉鼓鼓如悬胆;长圆形的阔嘴里,白牙历历,尤其突出的是两枚弯向两侧的獠牙,显得威猛又可爱;两只猫耳朵硬挺而上翘,耳廓上绣着一圈毛绒绒的花边,耳朵下边还飘着两对彩线编结的穗子。红、黄、粉、绿彩线搭配得相当有表现力和想象力,最可爱的是头顶一个大大的红色“王”字,更显得威武而不失可爱。

  虎头帽体现的不仅是形式,更注重情感,是民族文化的深刻象征,是民族特征和精神的充分体现,表现出人民群众纯真的思想情感和健康的审美趣味。

  自黑发一直到白头,奶奶从不会让自己的手中闲着,虎头鞋、虎头帽、虎兜肚,儿子的、孙子的、外孙的,还有亲戚朋友索要的。奶奶的动作已显笨拙,而她聚精会神的模样着实感染着子孙们,因为每一针里都是希望的递接,每一线里都是爱的传承。
责任编辑:山东高法